整容会让人的美貌停止进化么?

浏览:32 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9-03-05 分类:新闻动态
们人性中最令人喟叹不已之处在于,我们能够超越基因狭隘的束缚,感知到某种宏大的、通用的、类似于科学真理般的“美”。这种美,早已超越了我们语言中“美”的经典定义,实在要找到一个词来描述,我只想到了“优雅”。一种浑然天成、举止投足间早已不在意“美”的优雅,或许才是美的最终归宿。

当一个人出现在你视野中时,我能猜出你大脑的前两步动作:

1.是男是女?

2.是否有魅力?

大脑执行这两步的速度是以毫秒计。当你意识到时,心中已经对这个人的初步性魅力做出了判断。特殊情况除外,比如,这个人手持菜刀、满脸是血。

进化压力促使我们的本能将“性”的优先级提升至最高。食色,性也,便是如此。

这是基因烙在我们思维上的本能反应,对于同性恋者,同样适用。

为便于后续交流,此处不妨直接明说,当我们谈论外貌颜值的时候,其实我们就是在谈论“性”。

一、审美观是大自然挑选出来的

生命的终极意义是什么,答案很多,其中多数答案值得商榷,唯有“生存”、“繁衍”两项却是全人类,不,应该说,是所有生物的共识。

这两项,都与“性”有关。

与基因优秀的配偶结合,下一代将具有更强的适应力,这提高了生存,以至发育成熟、繁衍再下一代的概率。

男人们奋斗的房车,女人们投资的美貌,无一不是为了提升“婚恋价值”。按照达尔文进化论的观点,人类社会的最基本推动力就是吸引与被吸引。

我们人类普世歌颂的高尚情操、文化艺术反而只是追求吸引力时的意外副产品。精神分析之父弗洛伊德更是把“性欲”的驱动力推向极致……

那么,既然性竞争(基因选择)如此重要,人类到底怎么甄别基因是否优质?

在原始朴素的条件下,人类就已经进化出了一种简单高效的筛选机制——看颜值。

*广义的颜值,包括身材、外貌、谈吐声音、气场等。

譬如,“五官对称、身材匀称、肌肉硕健、皮肤光泽……”,这些特征,在世界的任何跨文化审美观中,都属于“好”的范畴。

从生理角度看,这些“美貌”通常能反映一个人免疫系统、五脏六腑机能优秀、骨架结构能耗小。

整容会让人的美貌停止进化么?

在数千代、数万代的原始条件下,偏好选择上述基因的人,也因为有更大概率拥有适应力繁衍了下来。我们是这些人的后代,因而也遗传了“喜欢”上述特性的基因,而我们对喜欢的东西,大都会称之为“美”。

*我这样分析是将问题简化了,其实人类社会是基因、文化协同双重进化的模式。

可见,“审美观”不过是基因甄别的原始工具,适用于原始社会,是微弱的优势在数千数万代累积后胜出的结果。

它虽然未必准确(仅仅是说明较大概率拥有“好基因”),但至少比两个人相亲时,互相给彼此吐一口水检测基因易于施行、也含蓄优雅的多。

人类大脑接收的信息中,仅视觉信息就大约占了70%,这促使人类优先“以貌取人”,婴孩都会本能的喜欢漂亮的姐姐。

所以不难想象,颜值是婚恋市场重要的参考指标。性吸引力就相当于大众婚恋市场的“硬通货”,好比黄金在货币中的地位一样。

随着市场经济的全面渗透,性魅力的价值正日趋泛社会化。

比如,其他条件同等下,美女帅哥通常更容易获得更高收入的职业,与人接触越多、越紧密的产业,这个效应越明显。

社会心理学家发现,当美女出现的时候,其强大吸引力甚至能够产生“致盲效应”:即你与美女一起时,你会在人们的视线中“消失”。

至此,我们不难理解,自古以来,人类在颜值的投资上可以如此不计代价,甚至扭曲到近乎病态,“楚王好细腰,宫中多饿死。”

所谓“性命”,这个词一语道出了“性”在“命”中的分量,人类为了性魅力,命都可以不要。

那么,在一种“自然”状况下,人类会变得越来越“美”(当代人标准)么?

进化论的大自然法则告诉我们,会。

《三体》中,刘慈欣将未来的男人描述成“像女人一样精致”也是基于这个考量的推演。

但是,大刘想必没有考虑到,整形美容业的介入。

二、整形美容业崛起的必然性

整形美容在世界市场范围内均颇为强盛,美日韩等国的整形手术比例是中国的两倍左右。

仅2013年,国内的整形美容业已成为继房地产、汽车、旅游之后的第四大服务行业。

2015年,行业进入"快车道",整容医院向规模化、多元化发展,行业协会日益受重视。

我们都知道一线城市最多的广告是什么。

整容会让人的美貌停止进化么?

据业内人士告知,当你走进一家美容院时,该院就已经事先为你花了五千至一万的成本。

相比之下,互联网行业的获客成本简直不值一提。

谈到整形美容,一些朋友可能会联想到“整容脸”(或蛇精脸)那类大刀阔斧的“整法”。

其实不然,我为此进行了一番查阅,整容的范畴很大,目前受青睐的整容方式比很多人想的更不起眼的多,俗成微整:

比如,祛痘、美白牙齿、植发、瘦脸针等,此外割双眼皮、玻尿酸去皱、半永久妆、隆鼻等,都非常普遍。

据统计,男女整容比例约为1比3,对,近年男同胞们整容也日渐成风。

我学生时代时就留意到,年轻姑娘们找对象,说到底,还是看脸,英俊的男同学们总是能轻松坠入各种爱河。

起初我以为是受了偶像剧影响,下文会分析,并不是。

男欢女爱的话题先打住,回到前文的论述。

从进化视角看,外貌不过是性吸引力的“表达”,是基因适应历史环境的“呈现”,是人们择偶时“择优娶(嫁)之”的判断标准。

那么问题来了,整容产业的介入,实质上,岂不是一种基因的伪装与欺骗?

其二,长久以往,会影响人类族群的“进化”么?

关于整容导致的伪装与公平性竞争的伦理问题,虽然我既不整容也没计划去整,但说句公道话,以道德的名义攻击去整容的群体本身是不道德的。毕竟,这归根结底是一种择偶策略罢了。

你有经济条件,权衡利弊得失,愿意承担相应风险,整一整,不碍着谁。整个社会颜值变高,大家走在街上赏心悦目不也是美事一桩,某种程度上的公共福利?

至于说到公平,那些与生俱来的聪明美貌(或社会特权)之人,难道对其他出生平庸的人而言就公平了么?

目前社会舆论中,“整容”之所以算不上光彩,很大原因跟偏好整容的人群中,社会身份较受歧视(譬如服务业)、性格极端的人相对占比高有关。此外,无良媒介为了吸引社会注意力,肆意讥讽、夸大、歪曲,加剧了“整容”的贬义色彩。

但就长期趋势而言,这些只是新事物都会历经的阶段性历史乱象,其实就今天来看,人们对整容的态度已经宽容很多了。

那么,随着整容技术的成熟、整容舆论的宽容,是否会引发男女择偶观念的变革?

三、整容业会导致街上大量的“撞脸”么?

首先,我们预判下,整形美容的技术会持续进步,最终能变得像刷个牙、涂个保湿霜一样成熟且低门槛么?

文明发展史告诉我们,会。

巨大的市场、资金的涌入,必然刺激技术的革新、成熟、大众化。

譬如,干细胞技术取代人工材料、电波拉皮、智能模拟雕琢……虽然医疗行业临床实验耗时长,但终将引发质变。

那么,低门槛无风险的整容业会使社会发生大量“撞脸”人群么?

这个问题很有趣,简单讨论下。其实解锁的关键在于,人类审美的标准,骨子里究竟差异大不大?

这个问题,我们没法通过调查问卷“统计”出答案。毕竟,每个人由于文化环境、主客观心理因素影响,很难“诚实”作答。

尤其是广大男同胞们,由于繁衍策略,对“美”的容忍度高。

但是,我们可以从“跨物种协同进化”、“基因语言”等多种技术结合推演出答案,因技术分析太长,不再展开。

只说结论:同一时代的人,在基因层面的审美观其实高度一致。

这符合许多社会现象。

譬如,据某大型美容平台调计,朱茵的眼睛、高圆圆的鼻子、鹿晗的嘴巴、AB的脸型、倪妮的身材……均属热门选项;

我们的邻居韩国,在选美比赛上,选手们大量“撞脸”,广受诟病……

那么,按照这种逻辑来看,整容业终将掀起一场“撞脸”大戏,不用多久,我们走在路上,只能通过烙在脸上的姓名来认人了?光是想想是否都觉得极为诡异恐怖?

呵呵,过虑了。这种社会不大可能会出现。

仅从“基因审美”的角度就推演出一种社会趋势,这过于简化线性,不现实。

因为,现实中,人们择偶很少会完全遵循“基因审美”,我们还受“人文审美”影响。

四、“人文审美”与“情人眼里出西施”

在国内,我们会发现,虽然多数“土”老板们颇为欣赏丰乳肥臀、五官极为“夸张”的女子;但新一代的企业家们,他们的原配夫人,外貌并不出众。

又比如,我发现,圈子中那些嫁给老外的女性朋友,大都与东方人审美观极不相符,大脸小眼褐色皮肤。比如,扎克伯格的妻子。扎克伯格及妻子

是这些西方文化的男人跟东方男人审美观不同?

大量实验心理学做的统计证实,并不是。他们的审美在大方向上与我们完全一致。

纵然是以专业培养美女出名的国家,委内瑞拉(拉丁美洲),该国新一代富人的太太们,其外貌也未必都是人中龙凤。

这是怎么回事?这些拥有优质社会资源的人为何不“简单粗暴”找一个最能体现优质基因(外表好看)的对象呢?这似乎与进化论的原则相抵触?

其实,进化论并没有问题。任何生命体在生存之外,最强烈的欲望就是让自身基因更多、更大概率的复制出去。

只是进化论万万没想到,智人这一物种,在遵循进化法则的过程中,产生了“想象力”这种可以动员大规模合作力量的智能,但“想象力”的副作用却远远超乎进化论的预料了——人类竟然除了履行基因复制的同时,还要“活出生命的意义”,“追寻幸福的权利”。

大自然之母哭笑不得,天堂地狱这些明明是你们人类自己瞎掰的概念,你们自己竟然还坚信不疑了?

这算什么,人类索性再杜撰一个概念,泛泛的传递自身在履行基因使命之外的一切信仰、行动——人文主义。

这便是人类反抗原始的“基因利益”最大化的另一大特性:追求人文利益最大化

这一文化层面的“进化”,跟着基因进化,交织一起,参与到人类历史的进化中。

因“人文利益”所影响的审美观,我们姑且称之为“人文审美”。

这就是为何会有“情人眼里出西施”的说法,毕竟,只要你还有点“人性”,就不会完全受“基因审美”控制。

这两种审美在每个人心中的标准都不同。

但通常来说,一个人的人文修养越高,后者占的比重也越高。

相传东汉末年伟大的政治家、学者兼美男子诸葛亮的夫人,相貌丑陋,这多少也是符合诸葛先生的人文修养的。

一个社会的人文发展程度越高,“人文审美”在择偶中所占的权重也越高。

但是,很多人或许会问,难道“基因的美”跟“人文的美”不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么?

理想情况,可以,现实中,也存在少数这样的人。

但从社会宏观角度看,比较难。

我们很久以前就听过一句话,美女(俊男)容易被社会宠坏。毕竟,不难理解,在社会竞争中,人类具有发挥相对优势的自然倾向,在人类进化过程中,能用魅力解决的问题都不必劳驾智力。

“人丑就要多读书”是有一定依据的。

阿瑟·布洛赫在其著作《墨菲定律》中甚至激进的认为:美丽乘以智慧等于一个常数。

但是,我们不否认,在一个人文修养极高的家庭中长大的“美”人,确实能做到集智慧与原始的美丽于一身。

那么,既然整容产业的趋势会向成熟化发展,那我们为何不花点钱,将“基因”吸引力的呈现也“整”到极致呢?这不碍着人文价值的追求。

那未来世人的择偶是否都只剩下“人文审美”驱动呢?

遗憾的是,这不大可能。原因有二:

1.人类倾向于发展相对优势

2.每个人一生的注意力总资源是固定的

因此,一个追寻“基因价值”的人会下意识忽视“人文价值”的最大化,反之亦然。

现实中我们随处可见。

过于在乎“人文价值”的人,往往赚钱欲望很差,也不在意装饰打扮。

拿写作这事来说,当今社会,如果你想赚钱,就不得不有技巧的迎合人们的动物欲望,但编写糟粕内容,势必狠狠的给你的“人文价值”打脸。

反之,特别在乎“基因价值”的人,免不了把营造良好的“繁衍”环境置于首位,而最简单高效获得这种条件,不外乎钱财美色。

所以,“男人有钱必出轨”这句话其实颠倒了因果,对于追求“基因价值”的人,男人为出轨而有钱,这才更接近真相。

赚钱讲究投入产出比,“人文价值”大都只投入无产出(或近期看不到产出),自然难以投其所好。

谈到这里,我们不难理解,“整形美容”的实质正是追求“基因价值”最大化,就像赚钱成瘾的人一样,整容业的统计数据也证实了这一偏好:

外表中上的人更喜欢整容;多数踏出第一步开始整容的人,紧接着就会有第二、第三次……复购率惊人。这也部分解释了,该产业为何愿意承受如此巨额的“获客成本”。

据《2017中国整形美容行业发展现状调研与发展趋势分析报告》调研,整容消费者,心理需求主要有“缺陷修复”、“自信心障碍”、“职业需求”、“感情危机”、“追求时尚完美”、“衰老还童”。

我们可以看到,除了第一类需求,其他的理由几乎是由追求“基因利益”主导。

五、揭晓答案,警惕自我物化

有了以上充分的认知沉淀,我们可以回答标题的问题了:

高度发达的整形美容业会让人类的颜值停止进化么?

答案是:不会左右人类进化的进程。

李少加个人对未来该产业的看法整体是正向积极的,毕竟,对于先(后)天不幸外表缺陷的人,医疗整容无疑能极大提升他们的生命质量。

但是,对于一些不惜代价追求“极致美”的正常人群(不分男女),我想奉劝几句:

一来,当今技术远未达到大刀阔斧还能低风险的境界。

二来,无论个人的理由多么冠冕堂皇,但过度追求表象音色,实质上就是受着“基因利益”的奴役。

千万别忘了,我们,人,归根结底,是这个星球上,目前已知的唯一一种有望超越“基因宿命”的物种。

一旦我们陷入“表象音色”的过度追求中,自然会下意识的以“财色”的标准来衡量万事万物,最终沦为“物化的人”。

*可以简单理解为“没人性”

但是,这不代表过度追求“人文价值”就是好的。凡事“过则近妖”。不食人间烟火同样应受批判。

过于追寻“人文价值”的人也容易被某些虚幻的意义感所奴役,稍一不慎即会陷入“虚无享乐”的死胡同中。

我们在有限的生命时光中,在基因利益、个体利益间保持适当的平衡,这比单纯的服从基因本能控制,或者单纯的不接地气,都更为重要。

尾声:美的最终归宿

丰乳玉肌,长腿翘臀,固然诱人。但任何把智慧当信仰的人都清楚,这种激情终究是随机的历史在我们基因中残留的痕迹。这种美,也不过是·狭·隘·的·美。

当陌生人友善的提醒我们鞋带松了时,我们感到了美

当夏季的晚风吹的树叶飒飒作响时,我们听到了美

当姑娘在装着碎玻璃的垃圾袋中张贴着醒目的“小心割手”时,我们看到了美

……

我们人性中最令人喟叹不已之处在于,我们能够超越基因狭隘的束缚,感知到某种宏大的、通用的、类似于科学真理般的“美”。

这种美,早已超越了我们语言中“美”的经典定义,实在要找到一个词来描述,我只想到了“优雅”。

一种浑然天成、举止投足间早已不在意“美”的优雅,或许才是美的最终归宿。

如皋市施尔美医疗美容门诊